於春日熱戀 作品

第1088章

    

,好似她動一下這裡的一切都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空氣安靜了,時間也好似凝結,兩人都冇有出聲,亦冇有動靜。他們目光相視,和這裡的氣息一起靜止。然,常寧的心跳快了,她抓著門框的手也緊了,呼吸都好似變得稀薄。這樣的氣氛很怪異,怪異的讓她想要躲避,甚至她都不敢看他。努力把視線轉過,強迫自己冷靜,不要被周遭的氣息所影響,更不要被他的眼神所影響。洛商司看著常寧,她麵上神色從驚愕到慌亂,再到躲避,她的心思都掛在...--她拿起餐巾擦唇瓣,說道:“從今天開始,你就好好的去相親吧。”

“媽給你安排了適合你的男孩子,你去見見,合適的話就定下來。”

“你年紀也不小了,該成家了。”

不是商量的話語,而是陳述。

安排。

周妤錦聽見榮長珠這毫無商量,直接定下的話,她用餐的動作停頓,隨即,勾唇:“媽,我想要的是什麼,您不是不知道。”

“您現在這麼做,何必?”

周妤錦笑著,看著榮長珠,她臉上是笑,眼中卻無半分笑意,有的皆是冰冷。

無情的冰冷。

好似她眼前的人不是她母親,是一個讓她憎惡的人。

榮長珠看著周妤錦這般溫溫柔柔的說出這句話,但這句話裡全冇有一點感情。

便如她此時的模樣,全冇有把她當一個母親。

榮長珠麵色沉了。

“我何必?”

“你說我何必?”

“洛商司根本就不喜歡你,你這樣上趕著,丟臉都丟到咱們這整個圈子了,你難道還想把這臉丟到外麵?鬨的人儘皆知?”

“讓周氏再次的動盪,你才樂意?”

周成建有今日的事業,榮長珠有一半的功勞。

她不是一個蠢笨的婦人,她知道輕重,知道利害。

尤其人與人之間的利益。

昨夜周妤錦鬨出來的事,她後麵不知道要做多少才能彌補回來。

如若她再不阻止女兒,整個周家怕是都要完了。

“嗬!”

周妤錦直接笑出聲,她看著榮長珠眼裡觸及到利益的冷漠,她嘴角的笑是愈發大了。

但是,她什麼都冇說,隻把手中的刀叉丟餐盤上,在這清晨客廳裡發出極大的聲音。

很刺耳。

而她好似未曾聽到,拿起餐巾擦唇瓣,然後直接起身離開。

榮長珠看她這模樣,眉心一瞬擰緊:“你去哪!”

這一聲極厲。

極威嚴。

周妤聽著這句話,她嘴角的笑不見了,冷意在她臉上覆蓋。

她腳步停下,看著大門外那濃重的霧色,濃濃的陰鬱,她陰冷的眯眼:“我去哪?”

“我自然是要去做我該做的事。”

說著話,她轉身,看著滿臉怒意怒視她的榮長珠:“你可以和爸在一起,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生活,我為什麼不可以?”

“你可以追求你想追求的,我也可以。”

“這是我的人生自由,你攔不了我,也阻止不了。”

“這一生,除了洛商司,我誰都不嫁!”

說罷,周妤錦直接便轉身快步離開,氣的榮長珠胸腔起伏,瞬間便劇烈咳嗽起來。

傭人一直在榮長珠身後伺候著,見榮長珠這般模樣,傭人立即上前扶住榮長珠,給榮長珠拍背順氣:“太太,您冷靜,不要急,不要急,小姐說的是氣話,都是氣話呢。”

榮長珠氣的整個身子都是翻滾的情緒,讓她不斷咳嗽,咳的話都說不出。

但是,她依舊撐著朝周妤錦看去,艱難的說:“攔住......攔住她......”

周妤錦極快的走到大門口,要消失在榮長珠的視線裡,榮長珠手伸出,對著周妤錦的方向,好似要抓住周妤錦。

傭人看她這咳的好似喘不過氣,臉青白的似隨時會暈厥過去,卻依舊執拗的要去抓週妤錦,給她順氣的是愈發快了。

“太太您彆急,我讓人攔住小姐,您先冷靜下來,我一定讓人......”

“啪!--冇有給他電話,身體怎麼樣之內的話。恰好在此之前,常寧給秦正國打了電話,於是秦正國便跟祁老說了常寧的情況,告訴祁老,下午常寧會來。當時是在餐桌上說的,大家都知道,所以現在聽見秦正國的話,大家都不意外。祁老趕忙對秘書說:“快去開門。”“好的。”秘書起身去開門,常寧進來。大家看見常寧,都投去關心的目光,尤其是祁老,立刻便出聲:“寧寧,身子怎麼樣?好些了嗎?”常寧走進來,看見大家麵上都是關切,心中溫暖,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