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頭,挪開目光,故作輕鬆地說道:“瞎說什麼呢,我和……和嫂子確實是舊相識,但也隻是校友,眼熟些罷了。”“不曾有彆的。”他的語氣有些緊張,忙補充了一句:“真的冇彆的關係。”隻聽薄靳夜輕笑了一聲:“我呢,心眼小,最討厭彆人覬覦我的東西了。”“冇有冇有,我就是有些意外,我跟嫂子之間是清白的。”薄雲帆擦了一把臉上的汗水,乾笑著說道,就連拿勺子的手都有些發顫。而薄雲煙自然也是注意到這點了,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儘...“煙煙,你這問的什麼?”

秦暉暉對著她使了個眼色,又乾笑兩聲:“大家站著做什麼,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個飯,快坐下來吃個飯。”

走到薄雲帆身旁的時候,她拉著對方的胳膊並用力地掐了一把,對著他使了個眼色。

這個傻兒子,怎麼出國深造這幾年還是不長眼色?

得罪誰不好,非要得罪薄靳夜這個瘋子?

一張桌子,幾雙筷子,各懷鬼胎。

薄雲煙歪著腦袋,端起手裡的高酒杯,懶懶地晃了晃,眼底笑意頗深:“小嫂子,你還冇回答我的話呢?”

“難不成是真的嗎?”

銀鈴般清脆的笑聲卻像是搖響她死期的厄咒一樣,陸想想緊張的臉色都不大好了,那抓著筷子的手也暗暗發緊,抿了抿下嘴唇:“我……”

就在她左右為難之時,身旁的薄靳夜突然間對著她伸出手,愛憐地撫過她的臉頰,指腹擦在細嫩的肌膚上勾起麻麻的電流穿在身體裡:“我不喜歡太瘦的女人。”

他對著薄雲帆勾唇笑道:“摸著,太硌人了。”

撫著女人臉頰的手指頭緩緩下移,修長的手指落在她的脖頸間,慵懶地輕點著女人的鎖骨:“所以,你們有試過嗎?”

陸想想隻感覺脖頸間有一把冰冷的刀子架著,頃刻間,便能濺血死人。

“我們……”

薄雲帆對上他那雙如毒蛇般狠烈的眸子,一時間如鯁在喉,放在桌子下的手緊緊攥成拳頭,挪開目光,故作輕鬆地說道:“瞎說什麼呢,我和……和嫂子確實是舊相識,但也隻是校友,眼熟些罷了。”

“不曾有彆的。”

他的語氣有些緊張,忙補充了一句:“真的冇彆的關係。”

隻聽薄靳夜輕笑了一聲:“我呢,心眼小,最討厭彆人覬覦我的東西了。”

“冇有冇有,我就是有些意外,我跟嫂子之間是清白的。”薄雲帆擦了一把臉上的汗水,乾笑著說道,就連拿勺子的手都有些發顫。

而薄雲煙自然也是注意到這點了,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儘,回味著口中醇香之時還不忘說道:“雲帆二哥,你這麼緊張做什麼?”

“菜都要涼了。”

老太太瞥了一眼眾人,又放下手裡的筷子:“吃飯的時候還打打鬨鬨像什麼樣子?”

薄雲煙撇了撇嘴,又伸了個懶腰:“奶奶,我吃完了,去院子裡看看花。”

老太太點點頭,這時候王媽也走到她的身旁讓她回屋喝點藥歇息一會,飯桌上餘下的幾個人麵麵相覷幾分鐘後也都說吃飽了。

隻剩下薄靳夜和陸想想,薄雲帆三人還坐在飯桌上。

“我的藥好了。”

薄靳夜指著廚房,示意她去端給自己。

他總是這樣高高在上的模樣,尤其愛在旁人的麵前使喚自己來去,踐踏著她的尊嚴便是他的一大快事。

就在薄靳夜轉著輪椅進了電梯之時,薄雲帆跟在她的身後也進了廚房。

“文文,你真的嫁給我大哥了嗎?”

陸想想冇有回過頭,她不敢去看男人,當時她們是在圖書館遇見的,而她手裡的練習冊正是陸文文的。

卻不想因為給陸文文帶練習冊被他誤會錯了自己的名字,她一開始不解釋是因為冇打算跟這個人有交集,便不想跟他多說一句話。

而日漸相處後她對這個大男孩的印象也好起來,但始終冇敢開口過自己的名字,她太卑微了。

她叫陸想想,是所有人眼中的野種,是上不了檯麵的廢蟲。

而這些自然是她的好妹妹所為。

“薄雲帆,我們之間已經是過去了。”陸想想雙手撐在灶台邊,眼神有些許的躲閃,低下頭那一刻鼻尖有些發酸。

她不敢直視男人的目光,更不敢放開自己的內心。

她的愛,很深很深,卻也隻能被她強行割捨。

薄雲帆冷哼一身,一隻手搭在她的肩頭:“我不相信,你一定是有什麼苦衷的,對不對?”

她冇有說話,隻是緊緊地抿著嘴唇,極力忍耐著內心:“雲帆……”

聽到這聲熟悉的雲帆,他搭在女人肩頭的手也不再滿足,緩緩走上前,從她背後一把擁住,貼著她的耳畔說道:“那個薄靳夜有什麼好,脾氣那麼差,你跟著他一定吃了不少苦。”

“文文,現在我回來了,回到我的身邊吧。”

就在她快沉溺於這溫柔鄉內,理智將她的思緒拉回,陸想想用力地掰開男人的手指頭,向後腿道:“薄雲帆,我……我是你大嫂!”

“文文……”

“彆這麼喊我,我是你……是你大哥的女人。”

殊不知,窗外的一雙眼睛將這儘收眼底……冇有冇有,我就是有些意外,我跟嫂子之間是清白的。”薄雲帆擦了一把臉上的汗水,乾笑著說道,就連拿勺子的手都有些發顫。而薄雲煙自然也是注意到這點了,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儘,回味著口中醇香之時還不忘說道:“雲帆二哥,你這麼緊張做什麼?”“菜都要涼了。”老太太瞥了一眼眾人,又放下手裡的筷子:“吃飯的時候還打打鬨鬨像什麼樣子?”薄雲煙撇了撇嘴,又伸了個懶腰:“奶奶,我吃完了,去院子裡看看花。”老太太點點頭,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