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程文冷清秋全文 作品

第794章 傷害轉移啦!?

    

過去,看到徐雪嬌的臉色很不好。將近十個小時的大手術,她一個女孩子實在是太辛苦了。“謝謝你。”徐雪嬌看了他一眼:“我和你之間是交易,不需要說謝謝。”陸程文知道她還在賭氣,笑著道:“你累壞了,休息一下。”“跟我來。”徐雪嬌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將手術外套、口罩、手套等扔進垃圾桶裡,然後就去洗澡。出來以後,裹著浴袍,走到陸程文前麵坐在沙發上。“我腳好疼,給我揉揉。”陸程文微微皺眉,但還是給她開始揉腳。陸程文...--趙日天眼珠子冒火:“龍傲天!我師父現在情況危急,需要陸程文去解毒!咱們一起收功!”

龍傲天獰笑著:“哦,現在會好好說話啦?又特麼不是我師父!”

龍傲天說著繼續發力。

趙日天怒道:“龍傲天!你的陽痿,就是報應!”

“我拚死你這個嘴欠的王八蛋!”

陸程文道:“大哥,就算不為前輩著想,你也得想想你自己啊!和趙日天在這裡硬拚,兩敗俱傷,值得麼?!”

龍傲天道:“陸程文!你和我是結拜兄弟,跟我一起,我們兩個拚他一個!拚死他,憋炸了他,對你我都有好處!”

陸程文道:“我們三個,誰都不能死!”

龍傲天繼續發力:“我說能就能!”

此時此刻,龍傲天王霸之氣的優勢,體現了出來。

戰鬥的狀態下,仁者神歸和他的王霸之氣平分秋色,但是在這種情況下,王霸之氣的王者霸氣顯露無疑!

就連仁者神歸也漸漸不是對手了!

趙日天很吃驚:“不可能!你明明是個軟趴趴的廢物!怎麼可能!?”

龍傲天咬著牙:“過了今天,你全身都會變硬的!”

陸程文眼看要失衡,立刻更加大力度控製龍傲天:“大師兄!差不多了!我們三個,講和!”

龍傲天怒道:“明明是天賜良機!陸程文,你竟然又背後陰我!彆以為我不敢殺你!”

趙日天道:“你聽到啦!這個犢子,連自己同門師兄弟都有殺心!”

華雪凝眉頭緊鎖:“分開他們!”

諸葛小花嚇壞了:“怎麼分?”

“我一劍捅死趙日天,你一刀砍死龍傲天!”

諸葛小花睜大了眼睛:“這麼分啊!?但是讓我殺龍傲天,我有點下不去手,咱倆換換呢?你殺龍傲天,我殺趙日天怎麼樣?”

華雪凝點頭:“好!”

龍傲天快氣死了:“華雪凝!諸葛小花!你們……好樣的!”

華雪凝震驚了,吃驚地捂住嘴巴,眼裡喊著淚花:“天兒……這是你這麼長時間以來……第一次誇我!”

龍傲天一口鮮血噴出去,直接噴到趙日天臉上。

趙日天也一口鮮血噴在陸程文臉上,陸程文猛地一用力……

轟!

三個人都倒飛出去!

陸程文直接被一股強大的推力推出去,直接撞在沙發上!

龍傲天摔出去撞碎了玻璃隔斷,摔到外麵的套間去了!

趙日天也直接摔出去,撞在牆壁上,半天爬不起來!

諸葛小花和華雪凝趕緊過去扶起陸程文。

陸程文一邊吐血,一邊指揮:“讓他們上來,看著他們兩個……扶我……去地下室……”

陸程文感覺,自己的身體有點不對勁兒,但是具體怎麼不對勁兒,自己也說不清。

龍傲天跌跌撞撞,剛站起來就失去平衡,不斷往後退,對著門口就退了出去,雙手自然地想抓門框也冇抓住,直接退著摔出去,後腰攔在陽台的欄杆上,直接折了下去,啪地摔在後院。

趙日天趴地上半天爬不起來,一起來就吐血,一起來就吐血,最後直接趴地上不動了。

龍傲天摔下去的位置,很巧。

東成西就逃到了陸程文地下室的一個雜物間,有個小通風視窗,焊著鐵絲網,剛好看到一個人摔在這裡。

兩個人抬起頭一看,是龍傲天,都很吃驚。

鑽出去把他拽了回來,三個人一起運功療傷。

陸程文被兩個女近衛扶著來到了地下室,卻看到岑仙兒端坐得好好的,但是眉頭緊鎖,似乎正在緊要關頭。

華雪凝剛要說什麼,陸程文趕緊打斷:“彆打斷她!她可能正在嘗試自己壓製病毒!”

華雪凝問:“什麼病毒?”

陸程文道:“我太辛苦了,先讓我歇一會兒

“哦,好

陸程文吃了一粒小迴天丸,感覺舒服了很多,找了個地方休息,也抓緊運功療傷。

幾個鐘頭以後。

趙日天醒過來,就看到幾個壯漢正圍著自己,冷靜地打量自己。

趙日天一邊擦著嘴角的血,一邊爬起來:“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是陸總的人

趙日天眯起眼睛:“陸程文?哼,這狗東西,竟然還有天四門的手下?”

趙日天突然感覺不對,一檢查,自己成了天四門初級了!

而且內傷很重。

“媽的!”

阿虎道:“小子,嘴巴最好放乾淨點!我們陸總是心慈手軟的聖母,我們可不是!他慣著你,我們可不慣著你!”

趙日天一咬牙:“我遲早弄死他,也弄死你們!”

虎嘯龍吟對視了一眼,開始圍著趙日天圈兒踢。

趙日天本就有傷,渾身的氣息都不順,再加上剛剛掉了等級,哪裡打得過四個天四門初級的高手?

但是說也奇怪,趙日天他感覺……不疼啊!

完全不疼啊!

冇事!

難道我渾身都麻木啦!?

他不疼,有個人疼。

陸程文就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在捱揍,噗噗地吐血。

華雪凝和諸葛小花都嚇壞了,陸程文最後滿地打滾。

“怎麼回事!?”陸程文道:“我感覺好像有好幾個人在打我!靠啊!下手真狠啊!”

華雪凝仔細感應了一下:“樓上,阿虎他們在打趙日天!”

陸程文驚恐地抬起頭:“快!叫他們住手!”

華雪凝飛一樣地上樓,大喝一聲:“住手!”

阿虎道:“雪凝小姐,不用幫忙,我們行的!就是這小子怎麼揍都不喊疼,奇怪

華雪凝怒道:“住手呀!”

阿虎趁著華雪凝不注意,還偷偷踹了一腳。

華雪凝厲聲:“還踢!?都給我出來!”

阿虎爬起來,靠著牆壁,坐在地上喘息:“好奇怪,怎麼不疼呢?!”

樓下的休息室。

陸程文恢複了好久,艱難地道:“搞錯了,全特麼錯了,你們揍趙日天,疼的是我!媽的!”

幾個人麵麵相覷,都很吃驚。

天底下還有這麼詭異的事情!?

此時此刻。

龍傲天也恢複了體能。

散了功,看著東成西就,點點頭:“這次多虧了你們?”

東成道:“少主傷勢未愈,請多加保重

龍傲天撥出一口氣:“趙日天,陸程文!”

龍傲天腦筋一轉,笑了:“你們兩個,回頭找個機會,去揍陸程文

東成西就對視一眼,再一起看著龍傲天:“揍陸程文!?”

“對!”

龍傲天嘴角一歪:“要多狠,有多狠,往死裡錘他!”

--?你是白家的人吧?”渾天罡坐在一塊石頭上,脫下一隻鞋往外倒著沙土:“白青雲是你什麼人啊?”“是我祖父。”“唉呀媽呀!你是白青雲的孫子啊?哎呀孩兒啊,都這麼大啦?快過來,讓爺爺看看!有對象嗎?成家了嗎?生孩兒啦嗎?”惡來怒道:“山野匹夫,膽敢戲弄我家家主!看刀!”就像是一部電影,中間片段被人剪掉了一樣。下一秒,渾天昂按著惡來在大石頭上,用鞋底子抽他屁股。“淘氣!淘氣!淘氣!咋那麼淘呢!?”惡來都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