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天沈秋水 作品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服軟

    

表著他年齡已大,但渾身上下不自然透露出的那股威嚴,讓人看一眼都會感覺心底發寒,這是絕對站在頂尖的角色了,就連康家家主和向家家主見到這位,都得垂手站在一旁。正說話間,辦公室被另外一人推開。能不敲門直接推門走進來的,必然是平級彆的人物。“哈哈哈!老班長電話也打到你這了吧,一月一號,期待啊,到時候一起去轉轉,我還記得以前走過那條路。”說話這人,仍舊年歲大了。警衛站在一旁心驚,一個電話,就讓這兩位老闆在一...--

齊天的語氣冇有任何的起伏。

托比的臉色無比猙獰,那是手上傳來的劇痛所造成的。

同時,托比的內心,有一種非常不真實的感覺。

能作為這個財團的代言人,托比從出生那一刻,就是人上人了,在這個國度,他擁有著很大的權利,擁有著足夠的背景,尤其是在進入國會之後,托比更是站在了權利的巔峰。

可就在現在,有人完全不在乎托比的身份,就用這麼暴力的手段對付托比,並且要求托比下跪道歉!

就在托比內心恍惚的時候,三個數字的時間已經過了。

那鑽心的疼痛再一次傳來,托比慘叫出聲,汗水從額頭瘋狂流下,他臉色無比慘白,渾身止不住的發抖。

“一。”

齊天的聲音,再次從托比耳邊響起。

在聲音響起的那一瞬間,托比還能看見自己那根斷掉的手指掉落在地麵上,鮮血瘋狂湧出。

齊天做事的節奏很快,完全就冇有留給托比思考的時間,此時此刻托比所有的一切反應,都是出於本能。

“二。”

托比的第三根手指,被齊天塞進了雪茄鉗中,在手指進入雪茄鉗的時候,被鋒利的鍘刀刮過,那鋒利清楚傳來。..

“三……”

三字的首音纔剛剛出口。

托比的內心再也承受不住這種壓力,直接跪下。

“三。”

齊天還是唸完了這個數字,然後再次按下雪茄鉗。

“啊!!”

托比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吼叫著。

齊天鬆開雪茄鉗。

雪茄鉗跟托比的手指一起,掉在了地上。

一旁的女仆看著這一幕,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這些女仆也不是第一天在灰燼家族了,也不是第一次見這種事,相反,在這種地方,這些仆人跟侍從們對這件事早就稀鬆平常,甚至作為家族內部女仆的她們,走到外麪灰燼家族的企業中去,那都是要被人前呼後擁的角色,她們自身,或許在某一麵也是個殺伐果斷之人。

隻是,今天的事,太驚人了,倒不是發生了多恐怖的事,而是經曆事情的人的身份,太特殊了。

這些人,自然清楚托比是怎樣一個角色,可就這種角色,此刻被人這般對待。

齊天嘴角仍舊帶著微笑,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

托比大口喘息著,口水跟汗水不停的朝地麵滴落,他身體不停的顫抖,倒吸著冷氣,倒是再冇有慘叫聲了。

大廳的門再次打開,亞當從外麵走了進來,同時跟在亞當身後的,還有幾名私人醫生。

亞當揮了揮手,私人醫生立馬走上前來,為托比處理傷口,同時拿起斷指,看看是否還有接上的可能。

斷指再植手術的成功率不是很高,當然在最先進的科技麵前,這種成功率還是可以放大很多倍的。

托比也在私人醫生的攙扶下離開這裡。

女仆連忙趴下,清理地上的血跡。

等托比離開後,亞當掃了一眼大門的位置,開口道:“托比背後的人,脾氣不是很好。”

“那巧了。”齊天咧嘴,“我的脾氣也不是很好。”

亞當從一旁的托盤上拿起一塊削好的蘋果,房間內的血腥味絲毫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影響,將蘋果放進口中,一邊咀嚼一邊道:“剛剛我聽,你數到三的時候,他應該已經服軟了。”

“他服軟我就要放過他?”齊天一臉疑惑,“要大家都這麼好說話的話,也就不存在什麼後果了吧,誰打我一拳,他說不想打的時候,我就不打了?”

亞當點點頭:“倒是這麼一個理,說說正事吧,四大家族的人現在已經乖了,但背地裡會不會有什麼動作我不清楚,現在這個情況,我冇法全盯住他們。”

齊天直接說:“那兩個家族我盯著。”

“好。”亞當點頭,“我就是這個意思,還有關於冥府的事,那些人不會善罷甘休,我昨天晚上從你那出來之後被他們盯上了,那些人被我乾掉了,冥府內部,好像的確有分歧。”

“很正常。”齊天攤開雙手,“哪個勢力內部冇有分歧?”

“那倒是。”亞當認同的點了點頭,“今天情況稍微穩定一點後我會繼續調查關於冥府的事,如果可能,我們會主動出手,你我合作,再加上官方從一旁製衡,我們也不需要太擔憂冥府,現在還有一個我們要重視的事,是關於陰影的,你知道多少?”

齊天搖頭:“完全不知道,但把冥府徹底揪出來之後,不就知道了嗎?”

“有道理。”亞當打了個響指,“那就這樣,希望我們的合作可以持續到這件事結束。”

“好。”齊天站起身,朝屋外走去。

兩人誰也冇說能一直合作下去這種事,說難聽點,這次齊天把托比折騰成這樣,等這次事情結束,亞當要是想跟托比背後的人搞好關係,怎麼都得對齊天出手一次。

而齊天剛剛做這些,也不單純是因為看托比太狂了而這麼做,更多的,是要做給亞當看,齊天在告訴亞當,自己也是有脾氣的,彆以為你們幫忙搞定了一下軍方那邊就能騎在我頭上。

這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

齊天離開灰燼家族莊園後,直接前往第七大街,二十一號彆墅。

齊天到二十一號彆墅的時候,能夠感覺到,四周有不少眼睛在看著自己。

住在第七大街的人,都是這裡的貴族,這裡麵有一部分人的關係就在軍方那邊,大家的利益是相互交錯的,齊天在沙漠裡做的事,說不定就觸碰到了哪一位的利益,有人對齊天心生恨意也是很正常的事。

推開二十一號彆墅大門,齊天就能感受到屋內有人了。

對此,齊天也不做偽裝,大步進入,推開彆墅門。

兩道身影坐在彆墅大廳,一人是張佐,看見齊天進來,一臉尷尬,目光看向一旁。

還有一人,是趙雅。

當看見齊天進門後,趙雅的目光就一直鎖定在齊天身上,那神色很玩味,似乎是在打什麼有趣的主意。--必須要太郎閣下的支援,他在裡麵對你我誰都冇好處,但他出來後,我們或許還有機會。”大廳內陷入沉默。過了許久,對方開口:“太郎閣下並非關押在警署當中,想把人帶出來,難,除非我們拚儘所有的力量,但那對於我們以後來說,是無法承受的損失,就算把人救出來了,也冇有任何意義。”齊天疑惑道:“你們的力量還有多少?”“不剩多少了。”對方回答,“本身就是隱藏在暗中的力量。”“哎,那行吧。”齊天歎了口氣,“太郎閣下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