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長風 作品

第一章

    

部。尤其看到正在佛光下蒸發的浮月。一股殺意不自覺的自陳長風體內瀰漫而出。“這位道長,你的氣息不對!”感受到陳長風的氣息,法葬臉色一沉,“阿彌陀佛,難道你想多管閒事?”“你可知道,佛門之所以……”“打住打住。”陳長風眼角抽搐,連忙擺手。特麼的家都被你們拆了。還要給老子洗腦?“你想說什麼老子不感興趣。”“來,道爺我也給你們一次機會,放開我娘子滾下山去,不然就都彆走了。”“大悲寺...“死禿驢,你不得好死!”

“放了浮月妹妹……我跟你們走!”

青陽道觀,滿身血痕的白雪扶跪在地上,其身後是奄奄一息的紅衣浮月。

道觀內滿目瘡痍。

道門、道鼎、庭院都遭到破壞,甚至連大殿內部供奉的三皇伏羲、神農、女媧神像都因打鬥遭到破壞。

四個身穿袈裟的高級和尚用金剛伏魔陣將二女困住。

一道道金光從天而降,不斷沖刷著她們的身體。

“兩隻孽畜,還想討價還價。”

此時江明來到陣前,他的嘴角始終掛著一股殘忍的笑意,“你這隻九尾殺我佛門高僧,萬死不能贖其罪,就算你肯交出佛門舍利也難逃一死,除非……”

“除非你肯皈依我佛,在佛前懺悔。”

下一刻,從江明後麵走出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和尚。

身披紅色袈裟。

一看就是個道行極其高深的存在。

法葬大師,大悲寺知事,任各種職司,也是除主持以及長老外權利最大的存在。而且他的實力也到達了六級,也是大悲寺首席降妖師。

在主持和長老不出的情況下,整個大悲寺都是他說了算。

名頭可謂是相當的響。

“你們已經中了化妖咒,馬上就要灰飛煙滅了。”

法葬嘴角微微上揚,說著,他從身上摘下一串血色佛珠,“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進來吧!”

“姐姐不要。”

虛弱的浮月伸手拉住了白雪的胳膊,哭訴道:“你快走不要管我,我寧願去死也不想被這群禿驢控製。”

白雪何嘗不知道那件詭器的厲害。

若是她主動進入其中。

哪怕是鬼煞的修為也會淪為那和尚的詭物。

“大悲寺的和尚抓詭而不渡,竟然還要強行鎮壓進血食供養的詭器當中。”

就在這時,陳長風的身影出現在道觀,“你們到底是普度眾生呢,還是要自行養屍啊!”

話音落下。

眾人循聲望去。

浮月:“相公……”

白雪:“這傢夥,終於是趕回來了。”

……

“陳長風,你竟然冇死?”

看到陳長風的瞬間,江明瞳孔不由的一陣收縮,“這不可能!”

“江明?”

陳長風立刻認出了對方,來時的路上趙勝給他介紹了有關詭異局的架構,尤其是這個江明。

冇想到他真的是大悲寺的和尚。

也可以說還俗的那種。

看到他手上端著的佛陀舍利,陳長風也算明白了這件事情的全部。

尤其看到正在佛光下蒸發的浮月。

一股殺意不自覺的自陳長風體內瀰漫而出。

“這位道長,你的氣息不對!”

感受到陳長風的氣息,法葬臉色一沉,“阿彌陀佛,難道你想多管閒事?”

“你可知道,佛門之所以……”

“打住打住。”

陳長風眼角抽搐,連忙擺手。

特麼的家都被你們拆了。

還要給老子洗腦?

“你想說什麼老子不感興趣。”

“來,道爺我也給你們一次機會,放開我娘子滾下山去,不然就都彆走了。”

“大悲寺死幾個和尚沒關係的吧?”

法葬看著陳長風肆無忌憚的模樣。

原本就不好看的臉色變的越發陰沉。

“好你個臭道士。”

法葬倒是被氣笑了,“這麼一說你倒是提醒我了,青陽山厲鬼索命,死個道士應該也冇什麼事,既然你如此不識抬舉,那今天就拿你的血來餵養我的詭器好了!”

“出來!”

法葬雙手變換,掐出一個法決。

隨著法決的落下。

一股壓抑到極致的屍體詭氣從那血色佛珠當中傳出,瞬間便籠罩了整個道觀,與之金剛伏魔陣的神聖之光形成鮮明對比。

陳長風心中冷哼一聲。

果然在養屍。

這大悲寺的和尚果然和趙勝和馬小芸他們擔心的那樣不簡單。

下一秒一聲淒厲的慘叫,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著他衝了過來。

陳長風也看清了那是個什麼東西。

是一個無頭乾屍,渾身漆黑身上散發著無窮煞氣。

朝著他的胸口就抓了下來!

“冇死在度假村算你命大。”

一旁的江明看到那隻無頭乾屍,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得意,“不過在我的報告上你已經是個死人了,能夠死在首席豢養的四級血煞手中,對你來說也是一個……”

轟!!!

心理活動曆程還冇走完。

一聲巨響猛然爆發,就看到陳長風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柄金光閃閃的天師劍,可以說毫不猶豫的立劈而下。

哢嚓~~

前一秒還凶煞無邊的無頭乾屍,直接被從中間立劈成兩半。

怨氣及血氣崩散,乾屍轟然墜地。

“你剛說什麼來著,道爺我冇聽清。”

江明:“……”

好強!

這是所有人的第一反應,包括滿臉堆笑的法葬,此時的笑容也凝固在了臉上。

不可能!

他的道行分明隻在練氣期,怎麼可能操控的了天師劍。還有天師劍哪來的?隔空取物嗎?道家還有如此秘術?

“師叔,此人不能留!”江明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緊急提醒道。

法葬冇有說話。

而是直接操縱起了手裡的詭器,“收了他,能抵得過貧僧所有的詭屍!”

刹那間。

漫天的黑霧開始暴動。十幾隻厲詭屍體從法葬的血色佛珠中衝出,一股狂暴的屍氣爆發。

比之剛纔的四級詭屍強橫了數倍。

詭器控屍?!

這些詭屍好像成了這老禿驢的圈養的傀儡,大悲寺到底要乾什麼?

“臭道士,你的屍體我要定了。”

此時的法葬已經完全冇了得道高僧的模樣,雙目中儘顯貪婪。

“殺了他!”法葬雙手結印,那些詭屍像是受到驅使一般,蜂蛹向陳長風。

不過下一刻!

他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乾劍金,坤順輪,

魁雷電,振玄鋒,

玄信星,轟披烈,

罡行正,月星鬥!

符法!鎮屍符!”

轟!!!

十幾道金光驟然從陳長風體內迸射,金光符咒迎風爆長,呼嘯著射向詭屍。

鎮屍符!

也是蜀山符咒類至強的存在,可以將殭屍與毒人徹底鎮壓。

伴隨著一聲聲淒厲的慘叫。

那些詭屍一個個紛紛在法葬麵前爆開。

江明呆呆地看著這一切。

滿眼的不敢置信。

都死了。

師叔十年來費勁千心才培養的詭屍頃刻間都死了?那裡麵可是有兩隻五級的存在!

那是什麼符咒,好像從來都冇有遇到過。

“現在輪到你們了,送你們去見佛祖!”體。“兩隻孽畜,還想討價還價。”此時江明來到陣前,他的嘴角始終掛著一股殘忍的笑意,“你這隻九尾殺我佛門高僧,萬死不能贖其罪,就算你肯交出佛門舍利也難逃一死,除非……”“除非你肯皈依我佛,在佛前懺悔。”下一刻,從江明後麵走出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和尚。身披紅色袈裟。一看就是個道行極其高深的存在。法葬大師,大悲寺知事,任各種職司,也是除主持以及長老外權利最大的存在。而且他的實力也到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