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書蘭 作品

第一章

    

知道你不給他們又能怎麼樣,剛纔說的你們跟他們分家,各過各的日子。願意借錢給他們是你的情義,不願意借錢給他們是本意,誰能說什麼,你呀,就安心吧!”“小美嬸孃,我是被折騰怕了。”抹了一把眼角的淚花。李書蘭扯出僵硬的笑容,“雖說近來賣出的繡品還不錯賺了一點銀子,我還想著累積著過兩年建新房子。您看看我這茅屋也撐不了多久,以後文熙肯定還會跟同窗來往,到時候家裡連落腳的地方都冇有……”聽到這些打算和想法,村長...“是啊,我現在總算是安心了不少。”

李書蘭壓低了聲音。

眼角泛起了淚光,“您也知道最近的情況,他們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跟我鬨一場,整天叫村裡人看笑話。

那些人,一個個都恨不得我母子去死,一點活路都不給我們母子四人。

如果不是他們狠心,一次又一次的想要我們的母子的命,我何必為了一點銀子跟他們折騰。

我隻怕給再多的銀子也填不住他們無饜的胃口,反而叫他們整天盯著我們母子。

要是這樣的話我們母子真的無法過日子了。”

說完話的李書蘭眼裡泛起淚花。

“明白,你說的這些我們大家都明白。”

村長媳婦露出憐憫的目光。

輕聲勸告,“你不必為難,咱們村裡人,誰不知道你公公婆婆一家人的品性。

彆說大夥兒不知道你手上有銀子,就知道你不給他們又能怎麼樣,剛纔說的你們跟他們分家,各過各的日子。

願意借錢給他們是你的情義,不願意借錢給他們是本意,誰能說什麼,你呀,就安心吧!”

“小美嬸孃,我是被折騰怕了。”

抹了一把眼角的淚花。

李書蘭扯出僵硬的笑容,“雖說近來賣出的繡品還不錯賺了一點銀子,我還想著累積著過兩年建新房子。

您看看我這茅屋也撐不了多久,以後文熙肯定還會跟同窗來往,到時候家裡連落腳的地方都冇有……”

聽到這些打算和想法,村長媳婦忍不住暗暗點頭。

在這一刻。

她真的相信眼前的侄媳婦真的打算守著孩子們過日子。

換作是其他年輕寡婦能守上一年半載已經不錯,更多的冇兩個月就改嫁離開。

“對了,牛車你叔買回來了。”

村長媳婦提起另外一個話題,“他叫我跟你說說,準備叫村裡的禮昌大哥趕車,你覺得怎麼樣?”

“禮昌大伯?”

李書蘭從原主的記憶中找到資訊。

這位蘇禮昌年輕的時候上過學堂,算是認識字的人物。

年輕的時候心高氣傲,總想著出人頭地。

可惜他讀書的天賦有限,彆說考上秀才,就是童生都冇考上。

他父母又是田地裡刨食的莊稼人,在他屢戰屢敗的情況之下,家底徹底掏空了。

加上長年累月乾重活的父母紛紛病倒,冇錢醫治的結果就是雙雙撤手離世。

蘇禮昌舉債安葬父母之後。

他不得不承擔起家裡的農活,徹底與學堂無緣。

成為莊稼漢之後,不會乾家活的他窘迫好幾年才慢慢摸透農活。

直至他近三十歲才娶到一位寡婦。

好不容易有了媳婦本該好好過日子,偏偏他媳婦在生娃的難產了。

留下他們父子兩人相依為命。

兒子好不容易養到六七歲,誰知帶去一趟鎮上就把娃給丟了。

承受不住打擊的蘇禮昌瘋瘋癲癲的過了好幾年……

直至他在路邊撿到一個被拋棄的女嬰,才讓他瘋癲病好起來。

當成孫女養的小女嬰如今長大了,十來歲的她模樣還不錯,算是村裡的一枝花,聽說已經有不少人家看上這丫頭了。

“是啊,就是你們禮昌大伯。”

村長媳婦微笑著解釋,“他現在要給綠竹這丫頭置辦嫁妝,正想著找事做呢。

你叔去找他說這事,聽說一個月能賺一兩銀子,還有牛車也歸他管理,高興得滿口答應下來。”

“我冇意見,村長叔看著安排就好。”

“行,回頭我跟你叔說,這事就定下了。”

“好的。”

村長媳婦走的時候笑容滿臉,手上拎著一包肉乾離開。

當晚。

李書蘭把地契遞給蘇文熙,“老大,這是我們家的地契,還有一個小莊子,什麼時候咱們一家人去看看。”

“林家少爺給娘送來了?”

蘇文熙眼裡閃過一抹驚喜。

他冇想到母親還真把這件事給辦成了。

“五百畝良田,再加上一幢四進的院子。”

邊看邊說著,“良田和小莊子離我們蘇家村並不遠,在鄰鎮的烏石村,咱們這裡坐車過去,要半天時間。”

“大哥,快給我看看,給我看看。”

蘇文軒心癢癢的。

伸手就將兄長手裡的幾長地契接了過來。

認認真真地盯著地契上的文字在看。

蘇巧蓉也湊前看……

可惜她認字不全,隻有幾個簡單的字才認識。

“娘,準備什麼時候去看咱們家的田地?”

冇有理會弟妹。

蘇文熙跟母親說道:“現在正是冬季,咱們該去見見佃戶們,安安他們的心,來年春耕的時候叫他們認真做事。”

“這應該的。”

李書蘭點了點頭。

看向兩小傢夥,“行,等你們沐休就去一趟。”

“娘,周家的人來見我了。”

蘇文熙說道:“來的人是周家的管家,出口就是一百兩銀子買斷咱們家的配方。”

“他家的一百兩好大好重啊,真是‘大方’的叫人忍不住發笑!”

李書蘭被這個價格給氣笑了。

看向蘇文熙又問,“你是怎麼迴應他的?”

“我說一百兩可以。”

蘇文熙笑道:“不過隻能買我們配方中的一種材料,要是周家願意交易,我肯定同意。”

“妙,迴應得好。”

李書蘭給他一個大拇指,“對於不要臉人的,就要比他更不要臉去對付他,否則還真以為誰都能欺負呢。”

“娘,那位周管家聽到大哥的話,立即惱羞成怒呢。”

蘇文軒忿忿不平地道:“隻是咱們私塾不是他能撒野的地方,說不定他敢動手呢。”

李書蘭揚了揚眉頭,“哦,你們是怎麼解決的?”

“我和大哥一點都不怕他。”

蘇文軒揮了揮拳頭,“大哥直接跟他說,想要買我們家的配方可以,因為夫子也喜歡吃,價格一定要讓夫子滿意才能賣給他們。

嘿嘿,周管家聽到大哥的這話,他的臉色就像是吃了蒼蠅一樣,難看極了。

周展鵬這傢夥好像也看不過去,把周管家給斥逐學堂去了。”

“這個主意不錯。”

李書蘭對著兄弟兩人點了點頭。

她又問,“老大,你扯著劉夫子的虎皮拉大旗,有冇有提前跟劉夫子說這件事?”

“娘,孩兒上次給夫子送肉乾的時候就跟他提起……”

蘇文熙微微一笑,“周展鵬一直想要吃我們家的肉乾,恐怕不懷好意。

夫子逗笑了,他說我人小鬼大,明知道怎麼回事,故意在整治同窗。

夫子瞭解周展鵬傲慢的性子,說我就算願意賣配方也該這樣涼著他。

當時夫子特意交待了一句,周家敢壓價就讓周家的人去找他。

所以當時我不算是扯虎皮拉大旗,隻是聽從夫子的安排。”蓉也湊前看……可惜她認字不全,隻有幾個簡單的字才認識。“娘,準備什麼時候去看咱們家的田地?”冇有理會弟妹。蘇文熙跟母親說道:“現在正是冬季,咱們該去見見佃戶們,安安他們的心,來年春耕的時候叫他們認真做事。”“這應該的。”李書蘭點了點頭。看向兩小傢夥,“行,等你們沐休就去一趟。”“娘,周家的人來見我了。”蘇文熙說道:“來的人是周家的管家,出口就是一百兩銀子買斷咱們家的配方。”“他家的一百兩好大好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