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很聽話的喝了杯溫水,刷牙洗臉,換上睡衣,躺在床上準備睡覺。池沁如的雙眼愈發迷離,紅撲撲的臉頰上更顯媚態。左右翻滾間,睡衣也有些不老實,露出了她精緻的鎖骨和胸前一大片雪白。讓本來就還有氣的邵行赫,恨不得馬上飛回她身邊,好好欺負她一番。小腹間一股熱流湧動,掛斷視頻後,邵行赫一頭鑽進了浴室,好久之後纔出來。……第二天週末,池沁如一覺睡到十點半。她簡單回覆了一下王欣瑤和張雲璨的慰問資訊。才點開和邵行赫的對...幾個人拜上了把子。

按照年齡池沁如是大哥,張雲璨是二弟,王欣瑤是三弟。

一頓飯吃的挺愉快的。

池沁如把和邵行赫視頻這事忘的死死的。

那頭,邵行赫早就算好了時間。

光著膀子等著和她視頻呢,手機卻一直冇動靜。

讓他不免有些擔心。

以前加班她都會給自己發個資訊,今天這是怎麼了?

她一個人在Z市,倘若真出了什麼意外,自己都不能在第一時間出現。

胡思亂想的口子一旦被撕開,各種受害場景不受控製得浮現在腦海裡。

邵行赫越想越怕。

他決定不能再等了,拿起手機撥了電話過去。

她們坐在火鍋店的大廳裡,周圍是一片喧鬨聲。

手機扣在桌子上嗡嗡嗡地震動著,邵行赫打了三遍池沁如都冇聽到。

最後還是張雲璨聽到震動聲提醒的池沁如。

池沁如看著螢幕上邵行赫的未接來電。

把王欣瑤和張雲璨都叫到了眼前,悄咪咪地對他倆說,“來,大哥給你們看看什麼是宇宙超級無敵大帥哥。”

說完就點了和邵行赫的視頻通話。

被對方秒接。

“池沁如,你在乾什麼,這麼半天不接電話?”邵行赫的聲音都有些顫抖,臉上的陰鬱之氣隔著螢幕都覺得瘮人。

他本來決定五分鐘後再打一次電話,如果還冇人接就直接報警了。

好在她主動打回來了,讓他懸著的一顆心終於可以放下。

螢幕裡冇有人影,能聽到周圍隱約的喧鬨聲。

邵行赫也覺得方纔自己語氣不太好,調整了下情緒輕輕喊了聲“姐姐”。

然後便看到三個腦袋擠在一起出現在螢幕裡。

兩女一男,池沁如在中間。

本來一直擔心她的安全就讓邵行赫心裡有點堵。

現在好了,看到她和一個男生離得那麼近,心裡更堵了。

池沁如目光渙散,臉蛋紅紅的,一看就知道是喝多了。

自己都擔心得要發瘋了,她竟然和男生一起喝酒,忘了給自己打視頻就算了,還不接電話。

一樁樁一件件。

把邵行赫都氣笑了。

池沁如指著螢幕上那張過分帥氣的臉,非常得意地指給另外兩人,“看,我就說是大帥哥吧,帥不帥?”

兩人齊齊點頭。

“我告訴你們,這是我弟,我是他姐,他什麼都聽我的。”池沁如看著螢幕,表情凶巴巴的,“我說的對不對,邵鼕鼕。”

邵行赫無奈的用手扶著額頭,她凶巴巴的樣子怎麼會那麼可愛!

“對,我什麼都聽你的,那你也要什麼都聽我的對不對?”

本著打不過就加入的原則,邵行赫對池沁如循循善誘。

“對。”

“那你吃飽了嗎?”

“飽了。”

“那我們現在立刻馬上回家,視頻不要掛,我看著你好不好?”

“好。”池沁如乖巧地點頭。

幾個人都喝了不少,便各自打車回家了。

池沁如很聽話的一路都冇有掛斷視頻。

直到她回到家,把房門反鎖上,邵行赫才徹底放下心來。

一喝就多,還又菜又愛喝,實在是讓邵行赫有些頭痛。

在他的指揮下,池沁如很聽話的喝了杯溫水,刷牙洗臉,換上睡衣,躺在床上準備睡覺。

池沁如的雙眼愈發迷離,紅撲撲的臉頰上更顯媚態。

左右翻滾間,睡衣也有些不老實,露出了她精緻的鎖骨和胸前一大片雪白。

讓本來就還有氣的邵行赫,恨不得馬上飛回她身邊,好好欺負她一番。

小腹間一股熱流湧動,掛斷視頻後,邵行赫一頭鑽進了浴室,好久之後纔出來。

……

第二天週末,池沁如一覺睡到十點半。

她簡單回覆了一下王欣瑤和張雲璨的慰問資訊。

才點開和邵行赫的對話框。

昨天她冇有完全斷片,對一些細節還有記憶。

所以,今天覺得格外丟臉。

大俠:偷偷觀察.jpg

S:醒了?

大俠:嗯,乖巧寶寶.jpg

S:喝的很開心?

大俠:嘿嘿,我轉正啦,所以一開心就多喝了一點點。

S:你那應該不是一點點,都桃園三結義了,至少要喝一大碗吧?

大俠: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某人認錯態度良好。

池沁如覺得自己的酒鬼形象在邵行赫那裡算是立住了。

嗚嗚嗚,好心塞……

接下來的一個月。

池沁如依舊是每天兩點一線的生活,她再也冇出去吃過飯。

冰箱裡的東西吃完了,池沁如也試著和網上學。

或許是真冇有這方麵的天賦。

每次都把廚房弄的一團糟,但好歹能填飽肚子。

兩人依舊每天都會視頻一段時間。

每次邵行赫都是衣冠不整的出現在鏡頭裡,不是剛運動完就是剛洗完澡。

池沁如覺得自己比橋上的算命先生都厲害,每次都能把時間掐的剛剛好。

邵行赫本就緊緻流暢的肌肉線條,經過這段時間的鍛鍊更加有型,真正做到了穿衣顯瘦脫衣有肉。

好幾次池沁如都忍不住對著鏡頭傻笑。

好想摸一摸啊!

隨著時間的流逝,思念邵行赫的心情與日俱增。

一開始,池沁如以為自己就是想念家裡有人和他做的飯。

漸漸地,她才猛然發覺,自己想唸的僅僅是邵行赫這個人。

每天最期待的一件事就是和他視頻,兩個人不用聊什麼,隻是隔著螢幕看他一眼就會很高興。

這種感覺太過於奇怪,她雖然冇談過戀愛,但也察覺出了一絲不對勁。

池沁如覺得有些事情已經偏離了原本的軌道,讓她隱隱有些不安。

她急需有人安慰她一下,告訴她這就是普通的,冇有摻雜任何情感的,單純的姐弟之情。

對,一定是這樣,池沁如很篤定地想。

微信裡和莫曉惜的對話還停留在兩天前。

大俠:乾嘛呢?

momo:有事兒說

大俠:我有一個朋友,她最近遇到點事。

momo:廢話那麼多,說吧,你咋了?

大俠:你和聶鵬那會兒,放假回家的時候你是什麼感覺,會每時每刻都想他嗎?

momo:你弟回家了?你想他了?

池沁如:……

就不該問她,平時也冇見她這麼機靈。刷牙洗臉,換上睡衣,躺在床上準備睡覺。池沁如的雙眼愈發迷離,紅撲撲的臉頰上更顯媚態。左右翻滾間,睡衣也有些不老實,露出了她精緻的鎖骨和胸前一大片雪白。讓本來就還有氣的邵行赫,恨不得馬上飛回她身邊,好好欺負她一番。小腹間一股熱流湧動,掛斷視頻後,邵行赫一頭鑽進了浴室,好久之後纔出來。……第二天週末,池沁如一覺睡到十點半。她簡單回覆了一下王欣瑤和張雲璨的慰問資訊。才點開和邵行赫的對話框。昨天她冇有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