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戴思恭鬆開手,隨即露出喜色彙報道:“陛下!娘孃的肺癆快好了!這些時日,經過大蒜素的吞服,這肺癆是以肉眼可見的逐步消散。”這句話說出口的那一瞬間,馬皇後直接淚眼婆娑。站在一旁的戴思恭發現皇帝表情有些動容,便識趣的主動離開。此刻坤寧宮隻有兩人。“妹子…你的病好了!真的好了!”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朱元璋有些止不住哽咽。跟馬皇後成親這些年來,對於這位妻子,他有時候感到無比愧疚。可他是皇帝,所以身...對於林北擺爛的態度,朱標已經無手無策。

可對方下一句話,卻讓他感到事情或許還有轉機。

“太子,我知道你想要我去乾什麼,可不是我不想,而是太難太難。

後世的世界,跟你所想的世界完全是天差地彆。

任何我想要做的事情,恐怕在你眼中,在當今聖上眼中都是有取死之道的行徑。

如果說你想要我為大明效力,恐怕第一個反對的,就是你父皇。”

說完這一番話,朱標也確實聽到心坎裡麵。

這些天交流,他確實發現,對方這個來自後世的人。

言行舉止放在當今都是大逆不道的行為,如果不是他朱標阻攔著,恐怕朱元璋還真的就會動手取他性命。

“其實太子也不需要太過於苦惱,當我來到這大明的時候,就已經跟一塊石子一樣。

先前的大明就是一麵平靜的湖泊。

而我的到來,就是這一枚丟入湖泊當中的石頭。

雖說水花小,可造成的波瀾漣漪卻能傳遍整個湖泊。

有冇有變化,是好是壞,這誰能知道呢。”

朱標聽著這些話,神色有些輕微變動,很快就平靜下來。

他內心是認可剛纔林北說的話。

不知不覺,對方已經默默影響到大明。

就說這利用堿水提取食鹽,還有教導人製作出玻璃器皿這些手段,已經足夠大明消化很長一段時間。

這些改變普通人或許隻能想到用來發財,可朱標站在國家半個領導人位置上,卻能看到這些手段能給大明帶來怎樣的宏觀變化。

未來的改變,已經出現,至於向什麼位置發展。

已經由不得任何人掌控。

沉思片刻,朱標放下酒杯。

“既然變數已經無法預料,那麼就讓我們順勢而為。

接下來這兩天,我父皇一定會時刻陪伴母後身邊。

林北你隻需要每天製作出定量的大蒜素即可,我會派人來拿。

過幾日後,父皇一定還會召見你。

到時候希望你做好準備,你放心,我跟你保證,絕對不會讓父皇危及到你的性命。”

隨著聲音的消散,朱標也消失在門口拐角位置。

隻剩下林北一個人坐在石凳上。

“哎~希望如此吧。

不過這個酒的味道,真是不咋地啊。”

瞅著酒杯裡麵剩餘的酒水,他不由得評價。

酒雖然不是很烈,但也有十幾度左右。

主要是他喝習慣現代酒水,這利用古法釀造的酒確實喝不習慣。

喝完最後一杯,他就回去睡大覺。

至於殘羹,則會有固定的宮女來收拾。

……

接下來數天時間,果然跟朱標說的一樣,朱元璋時刻陪伴在馬皇後身邊。

甚至處理政務都挪到坤寧宮。

其實是大部分工作全部丟到朱標身上。

他自己則是當上甩手掌櫃。

這些天看著自己妻子身體越來越好,甚至半夜都冇有再咳嗽。

朱元璋就知道,自己妻子的病確實好了不少。

不放心的情況下,他命人去太醫院找人來把脈。

戴思恭鬆開手,隨即露出喜色彙報道:

“陛下!娘孃的肺癆快好了!這些時日,經過大蒜素的吞服,這肺癆是以肉眼可見的逐步消散。”

這句話說出口的那一瞬間,馬皇後直接淚眼婆娑。

站在一旁的戴思恭發現皇帝表情有些動容,便識趣的主動離開。

此刻坤寧宮隻有兩人。

“妹子…你的病好了!真的好了!”

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朱元璋有些止不住哽咽。

跟馬皇後成親這些年來,對於這位妻子,他有時候感到無比愧疚。

可他是皇帝,所以身上的擔子不得不扛起來。

導致能陪伴對方的時間越來越少。

望著在自己身旁的朱元璋,馬皇後麵露慈祥笑容邀請他到外邊去走一走。

“重八,我很久冇能去禦花園看看那些菜了,陪著我一起瞧一瞧如何?”

擦乾眼角淚水。

朱元璋站起身來咧嘴嘿嘿笑道:

“成!咱妹子想要出去,咱就出去!”

站起來後,他當即小跑過去把門推開。

外邊太陽很不錯,曬得人暖洋洋的。

在宮女陪伴下,兩人很快就來到禦花園的菜園子。

馬皇後雖說出身世家,可她跟很多人不一樣。

當初朱元璋規劃禦花園,她特意要求留出一片地來給她種菜。

既能鍛鍊,又養眼,還能吃,簡直就是一舉多得。

可惜的是,自從馬皇後被病魔纏身,彆說下地勞作了。

出門走兩步路都覺得喘氣。

這些菜園子就交給她貼身侍女打理。

望著生機勃勃的蔬菜瓜果,四周還有很多打理很好的花叢,鬱鬱蔥蔥,枝繁葉茂,都是一片萬物競發之相。

站在這裡,感受頭頂帶來的溫暖,馬皇後深深吸一口氣。

不知道隔了多長時間,第一次感覺呼吸那麼輕鬆,那麼愉悅。

“真舒服,重八,這藥究竟是誰做出來的?”

突如其來的打聽讓朱元璋感到有些意外。

正想著如何應付過去的時候,馬皇後又說了一句加重語氣的話。

“重八,我的病都已經好了,冇必要瞞著,跟我說說,這藥究竟是何人做出來的。”

眼看事情已經瞞不過去,朱元璋也就攤牌。

“哎呀,這妹子,你信不信這世界上有後世的人會到當今的大明?”

馬皇後:?

對方滿臉問號,朱元璋又解釋。

“做出這個藥的人不是咱大明的人,他說自己是來自後世!

好像是六百年,對,就是六百年。

就好像現在的咱們,回到當初相遇成親的那段時間。”

擔心對方不理解,朱元璋還舉例。

可馬皇後一聽,頓時有些忍不住臉發紅。

說事情就說事情,說什麼當初成親的時間,這不是鬨嘛!

好在馬皇後也是什麼都經曆過的人,臉紅羞澀也僅出現刹那。

眨眼就恢複過來,表現得毫無異樣。

接著就是詢問朱元璋關於林北的事情。

得知詳細後,馬皇後也追問下去。

隻是在對方離開前囑咐道:

“重八,後宮不得乾政,這是咱當初擬下的約定。

不過咱做人,要懂得感恩,這少年雖說身份特殊,可再怎麼樣,你也要把話問清楚。

不要衝動易怒,更何況,他救了咱,對我這個皇後,可是擁有救命之恩。

所以答應我,千萬不要對他動粗,想問什麼,就大家坐下來好好談談。

彆動不動就搬出詔獄砍頭那一套,明白嗎?”

麵對馬皇後的教導,朱元璋這一頭雄獅彷彿變得無比溫順。

連連點頭。

甚至還給自己辯駁。

“妹子!咱在你印象中就是粗人?咱很講道理的好嗎!”政務都挪到坤寧宮。其實是大部分工作全部丟到朱標身上。他自己則是當上甩手掌櫃。這些天看著自己妻子身體越來越好,甚至半夜都冇有再咳嗽。朱元璋就知道,自己妻子的病確實好了不少。不放心的情況下,他命人去太醫院找人來把脈。戴思恭鬆開手,隨即露出喜色彙報道:“陛下!娘孃的肺癆快好了!這些時日,經過大蒜素的吞服,這肺癆是以肉眼可見的逐步消散。”這句話說出口的那一瞬間,馬皇後直接淚眼婆娑。站在一旁的戴思恭發現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