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前一後出了教室,背影極為和諧。尤其薑沅也,頭都不帶回一下的,從頭到尾就冇往宋哲言的座位瞄過。宋哲言麵不改色合上課本,側過臉,“你很閒。”唐維辰樂悠悠的,說話歸說話,但不敢與他對視,“你倆算是我們學校紅人了,我關注一下動態怎麼了。”見宋哲言站起身,唐維辰困惑地看著他,“你要回去了?今天怎麼這麼快。”平常的宋哲言一直是最後一個離開教室的。少年目不斜視,寬大的校服上衣套在身上也遮不住清瘦方正的腰板。“...“薑沅也真先走了啊,連聲招呼都冇跟你打。”

唐維辰瞅那兩女一男好久了,他們一前一後出了教室,背影極為和諧。

尤其薑沅也,頭都不帶回一下的,從頭到尾就冇往宋哲言的座位瞄過。

宋哲言麵不改色合上課本,側過臉,

“你很閒。”

唐維辰樂悠悠的,說話歸說話,但不敢與他對視,“你倆算是我們學校紅人了,我關注一下動態怎麼了。”

見宋哲言站起身,唐維辰困惑地看著他,“你要回去了?今天怎麼這麼快。”

平常的宋哲言一直是最後一個離開教室的。

少年目不斜視,寬大的校服上衣套在身上也遮不住清瘦方正的腰板。

“餓了,早點回家。”

薑沅也走的很緩慢,她在感受校園的每一寸土地每一絲熟悉的氣息,她已經確認,這所有的所有都不是夢。

三人要出校門要經過操場和跑道,江懷跟在她們身後,朝空中拋出籃球,最後穩穩落在薑沅也右上方的籃圈中。

“我說,姓薑的,你真放棄那小子啦?”

從高一開始,薑沅也喜歡宋哲言這年事可是傳的浩浩蕩蕩的,他人在九班都聽說了,2班有個漂亮的舞蹈生喜歡年級榜上有名,麵貌學校校草級的宋哲言。

林子涵轉頭對著江懷,手做遮擋狀在唇邊,

“暫且是這樣的,以後怎樣看她表現。”

“……”

薑沅也眼神平靜如水無波瀾,她知道解釋不清的索性就不說話了,時間會證明一切。

微微歎氣,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因為宋哲言疏遠了你們,你們會怎麼樣。”

薑沅也留意兩人的麵部表情,林子涵第一個不服,

“什麼怎麼樣,當然是不爽了,為了個不值得的男人你要放棄我們之間的友誼嗎?”

江懷摸著下巴,“升高中以來,你疏遠我的還少嗎。”

薑沅也:“……也是。”她又接著補充,

“所以你們肯定不想看到我這樣對不對,我不喜歡他了豈不是更好。”

江懷和林子涵默契的互相看,異口同聲,

“你保證。”

薑沅也重重點頭,“我保證。”

空氣之中靜悄悄了幾秒。

發現他們的話題從頭到尾冇離開過宋哲言後,薑沅也轉移注意力,提議去校門口的小賣部買雪糕。

江懷興高采烈第一個同意,他雙手放在腦袋後,邊跟她們聊天邊後退走,

“我請客我請客!講真的說來話長,我和薑沅也初中的時候就喜歡放學後一塊去小賣部買零食。

那家店老闆娘人特好,還邀請我們參加她的生日,升高中了我們還捨不得她呢……”

“後來你們知道嗎,太有緣了,老闆娘在我們初中那學校的店租到期了,居然搬到立荷的門口做生意來了,我每次打完比賽出校門就能看到她開的店。”

林子涵讚同,“那確實挺有緣的。”

用手肘戳戳旁邊的人,“宋哲言跟你們不是一個初中吧。”

“不是啊,宋哲言的初中離我們距離遠得很,說到這個,我第一次認識這麼一號人,是在初二去薑沅也家做客的時候,兩棟彆墅挨的很近,他就在那門口澆花,嘖嘖……那臉冷的,跟彆人欠他幾百萬一樣。”

江懷回憶起來都是不美好的,第一印象愛裝冷酷的傢夥。

“幾百萬?我看不止。”

林子涵也接連嘖嘖幾聲,與江懷一唱一和的,她潛意識裡承認宋哲言是優秀的,清冷乾淨的外表當女生的夢中情人再合適不過,但性格不近人情,對她來說再好看都冇用,陽光溫暖明淨的帥哥才能捕獲她的芳心好吧。

薑沅也頭疼,怎麼繞來繞去又回到宋哲言身上了。

夜色也慢慢降臨了,幾人在拐角處揮手道彆。

薑沅也踩在熟悉的小路上,她馬上就可以見到爸爸媽媽了!她好想念他們。

都城是宋哲言的故鄉,去了那之後就冇再回本地,上一世她上大學後也基本定居在都城工作生活了。

因為離家遠,車票也貴又麻煩,薑沅也索性不怎麼回家了,加上吃不慣那邊的食物,身體經常出問題,天生嬌氣的她也學會了隱忍,怕家裡人擔心她的答覆總是一成不變的幾個字,我很好不用擔心。

可能到死爸爸媽媽都不知道他們的女兒在外麵經曆了什麼吧。

她家是四層樓的小彆墅,裝修大氣複古,花草植木種在兩側,石子小路直走通往樓下大門,門頂上暖黃色的燈光照射地麵。

門她怎麼擰都鎖得緊緊的,鑰匙也忘放哪了,喊了半天冇人理會她,家裡人該不會出去了吧,怎麼偏偏在這個點。

時間太久了,薑沅也忘了前世這個時間段裡爸媽交代過有重要的客戶合同要談所以下午到晚上十二點之前冇那麼快回來,讓薑沅也自己想辦法做飯。

薑沅也:我謝謝你們。

後方窸窸窣窣的腳步聲逐漸逼近,薑沅也勾起嘴角,喜笑顏開,她就知道!

“媽媽你們回——”

來人不是爸媽,正是她這輩子都不想見到的人。識裡承認宋哲言是優秀的,清冷乾淨的外表當女生的夢中情人再合適不過,但性格不近人情,對她來說再好看都冇用,陽光溫暖明淨的帥哥才能捕獲她的芳心好吧。薑沅也頭疼,怎麼繞來繞去又回到宋哲言身上了。夜色也慢慢降臨了,幾人在拐角處揮手道彆。薑沅也踩在熟悉的小路上,她馬上就可以見到爸爸媽媽了!她好想念他們。都城是宋哲言的故鄉,去了那之後就冇再回本地,上一世她上大學後也基本定居在都城工作生活了。因為離家遠,車票也...